• <xmp id="60ag0"><nav id="60ag0"></nav>
  • 千年一嘆

    作者:余秋雨

    文字大小調整:

    從伊朗出關,剛剛走進巴基斯坦的鐵欄門,所有的女士都歡叫一聲,把頭巾摘下了。
    迎面是一間骯臟破舊的小屋,居然是移民局所在。里面坐著一個棕皮膚、白胡子的胖老頭,有點像幾十年前中國大陸農村的村長,給我們辦過關手續。
    破舊的桌子上壓著一塊裂了縫的玻璃,玻璃下很多照片,像是通絲材E,一問,果然是。
    在通緝犯照片上面又蓋著一張中年婦女的照片,因泛黃而不鎮知直紅均E,一問,是他太太。
    兩次一問,關系融洽了,而我們的女士們還處于解除束縛的興奮中,不管老頭問什么問題,都滿口“咆、咆”地答應著。男士們開起了玩笑:“見到白胡子就亂叫爺爺,怎么對得起……”
    我知道他們想說怎么對得起家里的祖母,但他們似乎覺得不稚,沒說下去。女士們一點不生氣,還在享受一個自由婦女的幸福,但我看到她們擺動的肩膀背后,滿墻都轟與直緝犯的照片。
    老人在我們的護照上簽一個字,寫明日期,然后蓋一個三角章。其實三角章正在我們手里玩著,他要過去蓋完一個,又放同原處讓我們繼續玩。不到幾分鐘,一切手續都已結束,這與我們以前在其他國家過關相比,簡直是天壤之別。
    走出刁、屋,我們見到了前幾天先從德黑蘭飛到巴基斯坦去“打前站”的吳建國先生,他到邊境接我右1來了。我們正想打招呼,卻又愕住了,因為他背后貼身站著兩名帶槍的士兵。巴基斯坦士兵的制服是一襲裙袍,顏色比泥土稍黑,
    又比較破舊,很像剛從戰場上爬回來的,沒有任何花架子。吳建國一轉身他們也轉身,吳建國上前一步他們也上前一步,可謂寸步不離。我們沒想到吳建國幾天不見就成了這個樣子,而他老兄則摘下太陽眼鏡向我們解釋,說路上實在不安全,是巴基斯坦新聞局向部隊要求派出的,“連我劃廁所也跟著。”他得意地說。
    聽他這么一說我們都忍不住撲味一聲笑了,說:“那你也該挑一挑啊。”原來兩名士兵中有一個是嚴重的‘,斗雞眼”,不知他端槍瞄準會不會打到自己想保護的人。
    吳建國連忙說:“別光看這一個,人家國家局勢緊張,軍力不足,總得搭配。你看這另一個,樣子雖然也差一點,卻消滅過十二個敵人。”旁邊那個軍人知道他的“首長”在說他,立即挺胸作威武狀。
    此后我們努力把吳建國支來支去,好看看兩名士兵跟著他東奔西跑的有趣情景。相比之下,那位“斗雞眼”更殷勤,可能是由于他還沒有立功。
    突然我們害怕了,心想如果誰狠狠地在吳建國肩上擂一拳,“斗雞眼”多半會開槍。他現在已經很瞥惕,覺得我們這批可疑.人員有什么資格在他的“首長”面前沒大沒刁、地瞎起哄。
    進人巴基斯坦后我們向一個叫奎達(Quetta)的小城市趕去。距離為七百多公里,至少也得在凌晨一時左右趕到。
    這條路,據曼蘇爾醫生說,因為緊貼阿富汗,比札黑丹一帶還要危險,至少巳經險過緬甸的“金三角”’,是目前世界上最不能夜間行走的路。
    但是我們沒有辦法,不可能等到明天,只能夜間行走。理由很簡單,邊境無法停留,而從邊境到奎達,根本沒有一處可安全歇腳的地方,只能趕路。
    危險的感覺確實比前兩天夜間趕路更強烈了。這種感覺不是來自荒無人煙,恰恰相反,倒是來自人的蹤跡。
    路邊時時有斷墻、破屋出現,破屋中偶爾還有火光一閃。
    過一陣,這個路口又突然站起來兩個背槍的人,他們是誰?是警察嗎?f巨他們故意不看我們,不看這茫茫荒原上惟一的移動物,因此“故意”得讓人毛骨驚然。正這么緊張地東張西望,我們一號車的馬大立通過對講機在呼叫:“右邊山谷轉彎處有人用手電在照我們,請注意!請注意!”我們朝右一看,果然有手電,但又突然熄滅。
    對講機又傳來五號車袁白的呼叫;“有一輛車緊跟著我們的車隊,讓它走又不走,怎么辦?”
    前面路邊有兩個黑色物休,車燈一照,是燒焦的兩個車殼。再走一段,一道石坎下蹲著三個人。這兒前不著村,后不著店,他們蹲在這里做什么?
    正奇怪,前面出現了一輛嶄新的橫在路邊的小轎車,車上還亮著燈,有幾個人影。我們的心一緊,看來必定會遇到麻煩了,只能咬著牙齒沖過去。但是,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我們還沒來得及沖,只聽驚天動地一聲巨響,五號車的車輪爆了。車輪*****的聲音會響到這種程度,我想是與大家的聽覺神經已經過丁敏感有關。其他四輛車的伙伴回過神來,當然也就把車停了下來。這架望越曰腸輛橫在路上的小轎車緊張了,立即發動離去。我想不管這輛車是善是惡,我們這種一聲巨響后突然停住似乎要把它包圍的狀態,實在太像一隊匪徒了。
    在我們換輪胎的時候,走來兩個背槍的人,伸出手來與我們握。我抬頭一看,是兩個老人,軍裝已經很舊,而腰上纏著的子彈帶更是破損不堪。
    竟然是這樣的老人警衛著這個世界上最危險的地段?我默默地看著這兩個從臉色到服裝都才是像沙漠老樹根的老人,向沙模走去。他們沒有崗亭,更沒有手機,真的出了事管什么用呢?
    我相信今天夜里我們的車隊一定遇到了好幾批不良之徒,因為我想不出這么多可疑人跡在這千里荒漠間晃動的理由。但我們躥過去了,惟一的原因是他們無法快速判斷這樣一個吉普車隊的職能、來源和實力,而車身上那個巨大的鳳凰旋轉標志,又是那么怪異。
    半夜一時到達奎達,整個小城滿街軍崗,找不到一個普通人。
    除了早晨在曼蘇爾醫生手里拿到過一個煮蛋外,中餐和晚餐都沒有吃過,可是餓過了勁,誰也不想動了。

    上海快三上海快三平台上海快三主页上海快三网站上海快三官网上海快三娱乐上海快三开户上海快三注册上海快三是真的吗上海快三登入上海快三快三上海快三时时彩上海快三手机app下载上海快三开奖 许昌 | 克拉玛依 | 惠东 | 新余 | 营口 | 定安 | 天门 | 海南 | 慈溪 | 保亭 | 仙桃 | 广西南宁 | 博尔塔拉 | 鞍山 | 武安 | 秦皇岛 | 姜堰 | 内江 | 绥化 | 雅安 | 惠东 | 汕头 | 红河 | 金华 | 黑河 | 林芝 | 北海 | 张掖 | 宜都 | 镇江 | 慈溪 | 赣州 | 黄冈 | 黔西南 | 抚顺 | 亳州 | 陵水 | 吴忠 | 大兴安岭 | 来宾 | 台北 | 菏泽 | 龙口 | 吐鲁番 | 日照 | 宁国 | 沧州 | 吴忠 | 宿州 | 黄南 | 白城 | 铜川 | 伊犁 | 临猗 | 遵义 | 辽阳 | 保山 | 海南 | 中山 | 库尔勒 | 来宾 | 九江 | 诸城 | 舟山 | 诸城 | 宜昌 | 巴音郭楞 | 金坛 | 肇庆 | 长葛 | 武夷山 | 东方 | 宁德 | 锡林郭勒 | 咸宁 | 营口 | 鄂尔多斯 | 芜湖 | 来宾 | 贵港 | 柳州 | 荣成 | 绥化 | 通化 | 邹平 | 丽江 | 营口 | 洛阳 | 迁安市 | 遵义 | 崇左 | 湖南长沙 | 迁安市 | 金昌 | 南通 | 泰安 | 改则 | 安岳 | 昭通 | 灌云 | 厦门 | 焦作 | 五指山 | 齐齐哈尔 | 安岳 | 东海 | 湖南长沙 | 蓬莱 | 万宁 | 海西 | 南平 | 瑞安 | 长兴 | 石狮 | 嘉峪关 | 塔城 | 嘉峪关 | 鄂州 | 金华 | 商丘 | 文昌 | 淮安 | 抚顺 | 淮北 | 毕节 | 益阳 | 湘潭 | 包头 | 漯河 | 亳州 | 金华 | 义乌 | 临猗 | 甘南 | 亳州 | 琼中 | 山西太原 | 江西南昌 | 诸暨 | 沧州 | 景德镇 | 铜陵 | 德宏 | 福建福州 | 南京 | 海南 | 滨州 | 七台河 | 铁岭 | 南京 | 潜江 | 荆门 | 娄底 | 海北 | 玉溪 | 云南昆明 | 喀什 | 昌都 | 平顶山 | 丽水 | 迪庆 | 海安 | 遵义 | 乐清 | 项城 | 阿拉善盟 | 大兴安岭 | 慈溪 | 朝阳 | 儋州 | 雄安新区 | 娄底 | 包头 | 雅安 | 滁州 | 商丘 | 和县 | 正定 | 乐清 | 资阳 | 云南昆明 | 阿坝 | 鸡西 | 平凉 | 海宁 | 丽水 | 呼伦贝尔 | 吉安 | 济源 | 郴州 | 呼伦贝尔 | 衢州 | 甘南 | 长垣 | 六安 | 吉林 | 许昌 | 扬中 | 武安 | 九江 | 周口 | 桐城 | 吉安 | 信阳 | 陕西西安 | 滨州 | 阳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