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xmp id="60ag0"><nav id="60ag0"></nav>
  • 千年一嘆

    作者:余秋雨

    文字大小調整:

    終于置身于瓦拉納西(Varanasi)了。
    這個城市現在又稱貝拿勒斯(Benares),無論在印度教徒還是在佛教徒心中,都是一個神圣的地方。
    偉大的恒河就在近旁,印度人民不僅把它看成母親河,而且看成是一條通向天國的神圣水道。一生能來一次瓦拉納西,喝一口恒河水,在恒河里洗個澡,是一件幸事,很多老人感到身體不好就慢慢向瓦拉納西走來,睡在恒河邊,只愿在它的身軀邊結束自己的生命,然后把自己的骨灰撒入恒河。
    正由干這條河、這座城的神圣性,歷史上有不少學者和作家紛紛移居這里,結果這里也就變得更加神圣。我們越過恒河時已是深夜,它的奪人心魄的氣勢,它的浩浩蕩共蕩的幽光,把這些天在現實世界感受的煩躁全洗滌了。貼著恒河一夜酣睡,今早起來神清氣爽。去哪里?這要聽我的了,向北驅馳十公里,去鹿野苑(Samath),佛祖釋迎牟尼初次講法的圣地。
    很快就到,只見一片林木蔥籠,這使我想起鹿野苑這個雅致地名的來歷。
    這里原是森林。一位國王喜歡到這里獵鹿,鹿群死傷無數。鹿有鹿王,為保護自己的部屬,每天安排一頭鹿犧牲,其他鹿則躲藏起來。國王對每天只能獵到一頭鹿好生奇怪,但既然育徽借到也就算了。
    有一天,他見到一頭氣度不凡的鹿滿眼哀怨地朝自己走來,大吃一驚,多虧手下有位一直窺探著鹿群的獵人報告了真相。這才知,每天一頭的獵殺,已使鹿群銳減,今天輪到一頭懷孕的母鹿犧牲,鹿王不忍,自己親身替代。國王聽了如五雷轟頂,覺得自己身為國王還不及鹿王。立即下令不再獵鹿,不再殺生,還辟出一個鹿野苑,讓鹿王帶著鹿群自由生息。
    就在這樣一石日也方,大概是在左》元前五三一年的某一天,來了一位清瘦的中年男子,來找尋他的五位伙伴。這位中年男子就是佛祖釋迎牟尼。前些年他曾用苦行的方法在尼連禪河畔修煉,五位伙伴跟隨著他。但后來他覺得苦行無助于精神解脫,決定重新思考,五位伙伴以為他想后退,便與他分手到鹿野苑繼續苦修。釋迪牟尼后來在菩提趣耶的菩提樹下真正悟道,便西行二百公里找伙伴們來了。
    他在這里與伙伴們講自己的參悟之道,五位伙伴聽了也立即開悟,成了第一批弟子。不久,鹿野苑附近的弟子擴大到五十多名,都聚合在這里聽講,然后以出家人的身份四出布道。因此這個地方非常關鍵。初次開講,使一人之悟成了佛法,并形成第一批僧侶。至此佛、法、僧三者齊全,佛教也就正式形成。
    佛祖釋迎牟尼初次開講的地方,有一個直徑約二十五米的圓形講壇,高約一米,以古老的紅砂石磚砌成。講壇邊沿,是四道長長的坐墩,應該是五個首批僧侶聽講的地方。講壇中心現在沒有設置座位,卻有一個小小的石栓,可作固定座位之用,現在不知被何方信徒蓋上了金箔,周圍還灑了一些花瓣。
    講壇下面是草地,草地上錯落有致地建造著一個個石磚坐墩,顯然是僧侶隊伍擴大后聽講或辭修的地方。講壇北邊有一組建筑遺跡,為阿育王時代所建,還有一枚斷殘的阿育王柱,那是真正阿育王立的了,立的時間應在公元前三世紀七十年代初,那時這里已成為圣地。這份榮譽帶來了熱鬧,差不多熱鬧I一千年.直到公元七世紀玄獎來的時候還“層軒重閣,麗窮規矩”,《大唐西域記》中的描寫令人難忘。
    佛教在印度早已衰落,這里已顯得過于冷寂。對于這種冷寂,我在感嘆之余也有點高興,因為這倒真實地傳達了佛教創建之初的素樸狀態。
    沒有香煙繚繞,沒有鐘磐交鳴,沒有佛像佛殿,沒有信眾如云,只有最智慧的理性語言,在這里棕徐流瀉。這里應該安靜一點,簡陋一點,藉以表明,世界三大宗教之一的佛教,在本質上是一種智者文明。
    先有幾個小孩在講壇、石墩間爬攀,后來又來了幾位翻越喜馬拉雅山過來的西藏佛教信徒,除此之外只有我們。樹叢遠遠地包圍著我們,樹叢后面已沒有鹿群。聽講石墩鋪得才尺遠,遠處已不可能聽見講壇上的聲音,坐在石墩上只為修煉。
    我在講壇邊走了一圈又一圈,主持人李輝和編導張力、樊慶元過來問我在想什么。我說:“我見過很多輝煌壯麗的佛教寺院,更見過祖母一代裹著小腳跋涉百十里前去參拜。中國歷史不管是興是衰,民間社會的很大.部分就是靠佛教在調節著精神,普及著善良。這里便是一切的起點。想到這么一個講壇與遼闊的中華大地的關系,與我們祖祖輩輩精神寄托的關系,甚至與我這么一個從小聽佛經誦念聲長大的人的關系,心里有點激動。”
    作為一個影響廣遠的世界性宗教,此時此刻,佛教的信徒f[J不知在多少國家的寺廟里隆重禮拜,而作為創始地,這里卻沒有一尊佛像、一座香爐、一個蒲團。這種潔凈使我感動,我便在草地上,向著這些古老的講壇和石座深深作揖。
    鹿野苑東側有一座圓錐形的古樸高塔,叫達麥克塔〔DhanlekhstuPa)。奇怪的是塔的上半部呈黑褐色,一卜半部呈灰白色。一問,原來在佛教衰微之后,鹿野苑與這座塔的下半部者倪至滅了,只留下塔的上半截在地面上,年代一久蒙上‘了塵污。
    十八世紀有一位英國的佛教考古學家帶著猜測開挖,結果不僅挖出了塔,也挖出了鹿野苑。這個佛教圣地的重新面世還是在本世紀,為時不久。
    沉寂千年的講壇又開始領受日光雨露,佛主在冥冥之中可能又有話說?

    上海快三上海快三平台上海快三主页上海快三网站上海快三官网上海快三娱乐上海快三开户上海快三注册上海快三是真的吗上海快三登入上海快三快三上海快三时时彩上海快三手机app下载上海快三开奖 日土 | 上饶 | 广饶 | 新乡 | 那曲 | 渭南 | 库尔勒 | 昭通 | 锦州 | 昆山 | 库尔勒 | 贵州贵阳 | 安康 | 兴安盟 | 慈溪 | 平顶山 | 燕郊 | 博罗 | 绥化 | 三明 | 三亚 | 垦利 | 东莞 | 山东青岛 | 黔南 | 辽宁沈阳 | 庄河 | 沧州 | 眉山 | 定西 | 普洱 | 崇左 | 张北 | 延边 | 淮北 | 阿勒泰 | 吐鲁番 | 滁州 | 石狮 | 阜阳 | 靖江 | 湖北武汉 | 淮北 | 临海 | 邯郸 | 乐清 | 新沂 | 杞县 | 姜堰 | 文山 | 柳州 | 东台 | 保定 | 澳门澳门 | 任丘 | 河南郑州 | 阿克苏 | 烟台 | 承德 | 十堰 | 漯河 | 海西 | 图木舒克 | 吉林长春 | 莱芜 | 宝鸡 | 湛江 | 广元 | 靖江 | 宝鸡 | 莆田 | 滨州 | 遵义 | 枣庄 | 达州 | 襄阳 | 云浮 | 石狮 | 金华 | 阿勒泰 | 攀枝花 | 六盘水 | 海北 | 齐齐哈尔 | 安徽合肥 | 赣州 | 伊春 | 遵义 | 吴忠 | 汉川 | 陕西西安 | 义乌 | 临汾 | 眉山 | 绥化 | 丽水 | 聊城 | 瑞安 | 揭阳 | 阜新 | 晋江 | 鄢陵 | 云浮 | 灌南 | 福建福州 | 公主岭 | 图木舒克 | 湘潭 | 日喀则 | 商洛 | 广州 | 武威 | 三亚 | 海拉尔 | 红河 | 安岳 | 大庆 | 菏泽 | 临汾 | 绥化 | 黄山 | 云浮 | 嘉峪关 | 山南 | 昆山 | 惠东 | 珠海 | 灌云 | 白城 | 沧州 | 攀枝花 | 锡林郭勒 | 崇左 | 蚌埠 | 正定 | 图木舒克 | 新疆乌鲁木齐 | 大丰 | 丹东 | 怀化 | 和田 | 咸宁 | 巢湖 | 苍南 | 仙桃 | 姜堰 | 赣州 | 安康 | 唐山 | 昌吉 | 白山 | 天水 | 滨州 | 怒江 | 库尔勒 | 仙桃 | 广西南宁 | 铁岭 | 西双版纳 | 泰安 | 焦作 | 阿里 | 秦皇岛 | 塔城 | 吉林 | 六盘水 | 沧州 | 锦州 | 永康 | 泰兴 | 张家口 | 天长 | 河北石家庄 | 莆田 | 上饶 | 渭南 | 库尔勒 | 南充 | 常德 | 巴彦淖尔市 | 青州 | 汝州 | 定州 | 保亭 | 宁波 | 曲靖 | 金华 | 襄阳 | 山南 | 本溪 | 安岳 | 济宁 | 巢湖 | 淄博 | 琼中 | 包头 | 阿拉尔 | 湘潭 | 泉州 | 海拉尔 | 烟台 | 泉州 | 南充 | 黔南 | 塔城 | 杞县 | 衢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