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xmp id="60ag0"><nav id="60ag0"></nav>
  • 行者無疆

    作者:余秋雨

    文字大小調整:

      慕尼黑啤酒節,比我預想的好看。
      醉態,誰都見過,但成千上萬人醉在一起,醉得忘記了身份和姓名,忘記了昨天和明天,實在壯觀。
      醉態其實就是失態,失去平日的常態。常態是一種約定俗成的從眾慣性,這種慣性既帶來溝通的方便,又帶來削足適‘履的痛苦。更可怕的是幾乎所有人都會對這種痛苦產生麻木,漸漸把囚禁當作了天然。因此,偶爾失態,反倒有可能是一種驚醒,一種救贖。
      但是,普通人沒有失態的勇氣,只能靠酒來遮蓋和幫助。只是這種幫助大多越出原本希望的界限,失態常常變成出丑。這真是人類的一大悲哀,維持慣性不行,失態出丑也不行。那就只能權衡輕重而取其一了:一般情況下天天慣性,特殊機遇中自我放縱。
      啤酒節,讓這種自我放縱變成了群體公約,于是成了連最刻板的人也不反對的特殊機遇。
      我在擠得密不透風的人群中邊走邊想,雖然還沒來得及搶到一杯啤酒,卻已被感染得醉意陶然。
      好像一進那個區域,所有的人都興奮起來了。我們的攝像機前一刻安靜不了,一張張怪臉沖著鏡頭又喊又叫,充滿了自我表演的瘋狂欲望。那一刻他們都才華橫溢,滔滔不絕的演說詞噴瀉而出,關于德國與中國,關于人類和啤酒,等到被別的怪臉擠走,便在旁邊論述起“他人就是地獄”。他們感謝攝像機,順便也感謝起攝像機邊上的人,我們的一位小姐已被那批人擁抱親吻得滿臉油膩,只能逃上高空旋轉車去凌空翻騰。
      端莊行走的老太太把吹氣紙龍戴在頭上,一伸一縮;滿臉責任的老大爺頂在頭上的是小酒桶,一步一顛。見了熟人高聲呼叫,像是死里逃生、劫后重逢,又哭又笑地抱在一起,其實他們只不過是辦公室的同事,或住宅的鄰居,上午剛剛見過。很多年輕和年長的男女當街以熱烈的動作傾訴衷腸,看情景不像是戀人和夫妻,也許是隱情突顯?也許是舊情復萌?由于酒的存在,看起來一半是真,一半是假。
      幾個年輕人躺在街邊睡著了。更可佩服的是幾位老漢,筆挺地坐在人聲喧囂的路口石凳上,鼾聲陣陣。一個穿著黑西裝、打著考究領帶的胖紳士,猛一看應該是部長或大企業家,一手向上伸直,以一個偏斜的角度舉著黑禮帽,不搖不晃,像端著一個盛滿水的玻璃盅,兩眼微閉,正步向前,別人都為他讓路,他就這么一直走下去。
      我身邊走著一位風度很好的中年男子,戴著眼鏡,笑容慈善。從外形看應該是大學教授,而且好像還沒喝酒。但很快我就發現錯了,是不是教授不知道,但一定已喝了不少,因為他突然感到了熱,想把褲子當街脫掉。
      他輕聲用英語嘀咕:“抱歉,真熱!”便解開了自己的皮帶,把褲子脫了下來,露出了三角內褲,但他忘了先脫皮鞋,兩條褲腿翻轉過來緊緊地纏住了他的腳踝,把他絆倒在地。我們周圍的人都想攙扶他起來,誰知他突然生氣,覺得堂堂男子漢脫條褲子怎么還要人侍候,便揮手把我們趕開。
      兩位上了年紀的婦女估計是虔誠的教徒,滿臉同情地靠近前去不斷詢問:“你有什么需要我們幫助的嗎?”這使他更火了,從喉嚨底吼了一聲,只顧狠命地拉扯褲子,把褲子的一個口袋底子給拉扯了下來。這時有一群同樣喝醉酒的年輕人上前圍住了他,嘲笑他的酒量,猜測他的職業,他幾次想站起身來把他們趕走,但每次都重重地絆倒。
      這條路上本來就很擁擠,他這么一鬧幾乎堵塞了人流,于是很快,有七位警察把他圍住了,五位男警察,兩位女警察。男警察七手八腳把他從地上扶了起來,只聽一位女警察在說:“你怎么可以在大街上脫褲子?你看有多少人在看你!”
      這話使他惱羞成怒,向著女警察一揚手:“誰叫你們女人看了!”但畢竟已經無法控制自己的動作,這手揚到了女警察的肩膀。
      “好啊你還動手!”女警察正想找理由把他架走,這次順勢抓住了他的手,只輕輕一扭,就反到了背后。別的警察合力一抬,就把這位只穿三角內褲、又拖著纏腳長褲的體面男子抬走了。男女警察都在笑,因為他們知道他只是喝醉在啤酒節上,與品質無涉,甚至也未必是酒鬼。
      正在這時,一輛鳴著警笛的救護車戛然停下,跳下幾位白衣醫生,去抬另外兩位醉臥在街心的壯漢,和一位因喝多了而哭泣不止的女郎。
      我突然發現,腳邊有一副眼鏡,是剛才教授模樣的脫褲男子丟下的,便連忙撿起來去追那群抬著他的警察。我想,如果他真是教授,明天還要上課,沒有眼鏡挺麻煩。
      “喂——”我終于追上了他們,正要向警察遞上眼鏡,但猶豫了。因為這支抬醉漢的警察隊伍此刻已被更多的醉漢簇擁著,那些醉漢正興高采烈地向警察遞上一杯杯啤酒和別的吃食,像是在慰問辛勞,警察們又好氣又好笑地一一擋回、推開。我如果在這種熱鬧中擠進去遞上一副眼鏡,在一片嘈雜聲中又說不清話,結果會是怎樣?
      沒準兒警察會說:“這個東方人醉得離譜,居然送給我一副眼鏡!”
      我只能向警察說明我沒醉,但“我沒醉”恰恰是醉漢的口頭禪。
      于是明白,在這里,不存在醉和沒醉的界限。啤酒節的最高魅力,是讓沒醉的人有口難辯。
      那就干脆取消自我表白,我快速地把眼鏡塞在一位警察手上,指了指被抬的醉漢,說聲“他的”,便轉身離開。
      也許,唯一能表示我清醒的,是簡單和干脆。

    上海快三上海快三平台上海快三主页上海快三网站上海快三官网上海快三娱乐上海快三开户上海快三注册上海快三是真的吗上海快三登入上海快三快三上海快三时时彩上海快三手机app下载上海快三开奖 中山 | 阿拉善盟 | 巴音郭楞 | 淮安 | 甘肃兰州 | 慈溪 | 淮南 | 阿拉善盟 | 邹平 | 惠东 | 湖北武汉 | 山南 | 抚州 | 百色 | 克孜勒苏 | 神木 | 昌都 | 广安 | 大理 | 七台河 | 包头 | 辽宁沈阳 | 楚雄 | 石狮 | 濮阳 | 昌都 | 甘南 | 白银 | 铁岭 | 苍南 | 黄石 | 图木舒克 | 长垣 | 阿拉尔 | 东方 | 临沂 | 济源 | 黄山 | 广饶 | 张家界 | 鹤壁 | 长治 | 阜阳 | 莱州 | 西藏拉萨 | 雅安 | 石狮 | 晋城 | 甘南 | 济源 | 文昌 | 揭阳 | 白山 | 云南昆明 | 临夏 | 诸暨 | 遵义 | 滁州 | 克孜勒苏 | 黑河 | 北海 | 日照 | 图木舒克 | 江门 | 惠州 | 淮安 | 苍南 | 怒江 | 浙江杭州 | 柳州 | 福建福州 | 开封 | 景德镇 | 邯郸 | 姜堰 | 武夷山 | 垦利 | 邳州 | 正定 | 宜宾 | 绍兴 | 贺州 | 鹤壁 | 佳木斯 | 邯郸 | 宝应县 | 普洱 | 哈密 | 新疆乌鲁木齐 | 海南 | 文山 | 绍兴 | 钦州 | 永新 | 昌吉 | 海东 | 桓台 | 燕郊 | 吴忠 | 贺州 | 承德 | 长葛 | 濮阳 | 庆阳 | 惠东 | 金坛 | 佳木斯 | 大同 | 湘西 | 垦利 | 武威 | 德州 | 宁国 | 克拉玛依 | 玉林 | 赣州 | 宜宾 | 德清 | 石狮 | 佳木斯 | 乳山 | 泰州 | 广饶 | 蚌埠 | 宣城 | 池州 | 平凉 | 仁寿 | 新沂 | 德宏 | 咸阳 | 河南郑州 | 巴音郭楞 | 南充 | 基隆 | 石河子 | 嘉善 | 乌兰察布 | 武安 | 日喀则 | 南平 | 扬州 | 石狮 | 金华 | 塔城 | 山南 | 雅安 | 菏泽 | 琼中 | 泉州 | 楚雄 | 滁州 | 铁岭 | 绥化 | 萍乡 | 四川成都 | 姜堰 | 肇庆 | 天门 | 呼伦贝尔 | 晋城 | 沭阳 | 海南 | 达州 | 泸州 | 泗洪 | 五家渠 | 黑河 | 辽源 | 淮安 | 张北 | 安徽合肥 | 燕郊 | 承德 | 辽源 | 扬州 | 如皋 | 定安 | 东海 | 晋中 | 鹤壁 | 吉安 | 海西 | 南阳 | 西双版纳 | 上饶 | 图木舒克 | 宁夏银川 | 攀枝花 | 贺州 | 阜阳 | 菏泽 | 曲靖 | 阿拉尔 | 安阳 | 濮阳 | 新疆乌鲁木齐 | 莒县 | 湘西 | 阿拉善盟 | 海门 | 呼伦贝尔 | 甘孜 | 庆阳 | 莒县 | 包头 | 七台河 |